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463.落落是我心目中的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霍大姑聞言,臉色忽的一變,用手指指著霍二爺不可置信的說道:“你說話不算數,你說了,只要我不管盛盛”

    也就在這一刻她意識到自己失言,趕緊停止了說下去。 而我則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思,我早就猜到,是霍二爺在背后施壓,沒想到果然如此。

    一定是霍二爺以生意作為籌碼,讓霍大姑不要去管霍啟盛。念及都是同一個血脈,霍大姑估計霍啟盛也沒什么生命危險,所以才會妥協。也就是這樣,以至于我不管怎么勸,霍大姑都是一副鐵石心腸的模樣。

    也對,我一個來路不明的小丫頭說的幾句話,哪里抵得過他們心目中的“生意”重要。

    霍二爺見霍大姑被戳中軟肋,于是趁熱打鐵,直接伸出手,拍拍她的肩,意味深長的說:“還是生意要緊啊。”

    就在霍大姑即將再次妥協,劇情急轉直下之際,一道沉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什么生意?”

    所有人都東張西望,看看又是誰說的這句話。可這聲音卻不是在座的人發出來的,而是從剛剛霍大姑進來的門口處。

    這聲音沉穩至極。音色十分的特別,我瞬間就聽出來了是誰的。

    可是,可是他不是不能見光的嗎!

    只見門口那人一身西裝革履,他臉上的表情很淡,嘴巴里還卡著一只煙卷,即便是穿著正裝,卻依舊有些不羈的姿態。

    他微微低頭,額頭前的劉海遮住了他的臉頰,這樣的角度看過去,他的下巴顯得更加的削尖和俊美。

    他伸出白玉一般的手指。食指和中指夾著煙,淡淡的吸了一口,下巴微揚,緩緩的吐了出來,他吐氣的動作格外的優雅,煙霧像是在和他好看的手指纏綿,就連身后的光都被襯托的朦朧了。

    那一幕,恍然如夢。

    我遠遠的看著他,忽然一個瞬間,只覺得自己的心口猛然一停滯。

    那個我以為依舊臥病在床,氣若游絲的師父,此時竟然這樣高大的站在我的面前,站在他曾經畏懼的光線里,像一個正常人一般,不再懼怕陽光。我,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一定是我送過去的藥起了作用,讓落落脫離了危險,一定是這樣的。此時此刻,我唯有感謝上蒼。感謝上蒼,對落落的眷顧!

    這一出接一出勁爆的劇情發展,使得久千代用來耍酷笑意漸漸暗淡了下去,他徑直的遠遠的盯著落落的眼睛,里面是久違的仇恨之光。

    有些人活著是因為被愛支撐著的。比如我,我現在還能活著是因為霍啟盛給我的愛。

    而對于久千代這種人來說,仇恨,是能記一輩子的,他活著,是仇恨支撐著的。

    霍二爺和景雄同時露出了驚奇的神色,卻不緊不慢的看著這一切。像是在說,這場戲,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

    我說了,我早就感覺這場訂婚宴不會成功,可我沒想到這一場荒誕的訂婚宴,除了霍啟盛,該來的都來了。

    那么就,悉聽君便吧。

    我的嘴角緩緩的勾起,心里突突的打著鼓點,我整個人興奮又驕傲,因為我的師父,以王者的姿態告訴我,他回來了!

    他的到來,抵得過神!

    霍大姑和賀綺冰也紛紛回頭,顯然,落落對于她們兩個來說,無疑是陌生的。

    “不知落總大駕光臨,有失遠迎呵。”

    久千代瞪著一只眼睛,任誰都能聽出不懷好意的說:“落總。別來無恙啊。”

    落落干凈的如同鏡面一樣的皮鞋走在地上,發出篤篤的悶響,他的手指縫里夾著煙,朝我們走了過來,煙灰在空中劃下軌跡,那是一種沉淀的瀟灑。

    他沒有接久千代的話,只是冗自重復著自己方才問出的話:“什么生意。”

    “不知道是不是關于販賣人口的生意?”

    久千代聞言,臉上上揚的肌肉紋理,忽的走了下坡路,就連眼眶里那個如同玻璃質地假眼球。都不由得卡頓了一下。

    同時變臉的還有霍二爺和景雄二人。

    落落的身子自然的傾斜,下巴微收,食指撣了撣拇指和中指尖捏的煙卷,眼睛微瞇,里面暗涌著黑色的波濤:“一直被你蒙蔽了。販毒,走私,偷稅,其實只是一堵墻壁,一堵擋著你真正交易的墻壁。”

    久千代不說話。落落的眼神看著他,卻柔和了下來。只聽他有些溫柔的問久千代:“千代,難道你覺得我們所遭受的苦,還不夠多么?”

    落落說完這句古怪的話的時候,我只感覺胸腔里一陣發麻,是因為他的眼神,而感到發麻。

    可久千代卻完全不領情的冷哼一聲,有些嘲諷的說道:“看來我的請帖還是送到了,你來的那么準時。怎么,你今天過來,又是想帶走誰?”

    不等落落開口,他又兀自的說了起來:“蘇千落,你終于不再,不再當縮頭烏龜了呵,只不過”

    他冷漠的抿起了唇,面部看起來有些許的猙獰:“你不僅誰都帶不走,自己也別想再從這里出去!”

    “可惜了,我誰都要帶。”落落話畢,彈了一個響指,門外便走進來了兩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所有的證據,我都已經提供給了警方,我親愛的哥哥,我想你應該進去反省反省自己了,不要再在歪路上,走的更遠。”

    落落哼笑出聲。他夾著煙的手,拍了拍久千代的后背,一只煙已經燒到了煙屁股,落落輕輕的從指縫里彈了出去,然后湊近了久千代的臉。在他的耳邊意味深明的說道:“煙燃完了就得扔,不要繼續吸,否則只會燒到嘴。”

    久千代聞言,臉僵硬的拉扯了一下,卻依舊對死撐的彎彎嘴角,對落落說道:“我會被無罪釋放的。”

    “那就等你無罪釋放的那天,我們再見,我等你。”

    “希望你能活到那一天。”

    “當然。”

    落落的話音定下,他微微頷了一下首,舉止優雅至極。兩個穿著制服的男人朝久千代走了過來:“久千代先生,請你協助我們的調查。”

    久千代依舊保持微笑,目視前方,眼里有冰山在坍塌。

    他不卑不亢的伸出了雙手,咔噠一聲清脆的響聲。是手銬在他的手腕上落下得聲音。

    久千代用眼神示意景雄,意思是讓他想辦法救他出來,景雄怕被人認出,在接收到久千代的信號之后,側過了身子。不讓別人看到他的正臉。

    而霍二爺,先前的狂妄,此時卻是一句阻攔的話都說不出來。

    這一切的轉變太快,以至于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前一刻我還在為自己的生死存亡而打鼓。這一刻,便全然轉化了角色。

    我感覺我的舌頭打了結,我撐著眼皮說不出話。

    落落游移了一下視線,掃在了沈煜的臉上,賀綺冰像是很害怕落落那樣。戒備的看著他。

    落落再度沖霍二爺微微一笑:“二爺,您說的是……什么生意?”

    二爺后脖子一哽,不知是不是因為年紀大了,此時看起來臉色十分的暗淡。

    他與落落對視片刻,狠狠的哼了一聲。轉身離去,算是為自己挽救了一些薄面。

    景雄也不用再避嫌的重新轉過了身子,匆匆看了落落一眼,隨即意味深長的撇我一下,跟上了霍二爺的步伐,帶著自己的人,灰溜溜的離開了教堂。

    外面的警車滴嗚嗚的拉響鳴笛,這浩浩蕩蕩的陣勢,也算是一場不小的轟動。

    我終于松勁,身上已經是一層薄汗。

    霍大姑看向落落,道了一聲謝,落落瞥她一眼,沒有理示,目光卻投向遠處,夏優之前扔的那本雜志上。

    夏優見縫插針的撿起先前一并被丟在地上得驗孕棒,朝落落攤開手掌,嘴角帶冷笑:“你不知道吧,陳桑她,懷孕了。”...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