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397.陪我一夜的男人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被沈煜的這句話給驚的差點閃掉了舌頭,這房子,怎么可能是我的?

    我雖然吃驚,但不過片刻就冷靜了下來,心想,這可能不過是沈煜用來搪塞夏優的說辭吧,亂安到我的頭上而已。

    夏優聞言,目光再次投向了我,諷刺的笑了一下,說:“陳桑的?呵,她有幾斤幾兩我是知道的,她能有這么多的錢?”

    夏優她雖然講的話不好聽。但是語氣和表情都特別的好,讓人根本沒辦法去責怪她什么。

    她抬眼,眼睛盯向我,我倒也不閃躲的回看過去,眼神非常的堅定,堅定中帶著些許的打量,為什么我總覺得夏優比之前更膽大妄為了些。

    如果是在之前的話,他一定會在沈煜面前表現出一副柔弱的模樣,但估計時間長了,她的狐貍尾巴蓋不住了,所以不再去費盡心機的掩蓋什么,又或者是因為孩子的事情坐定成事實了,所以她有了依托,人就開始仗勢起來。

    沈煜沒有說話,我倒也沒有去揭穿,而是對夏優笑了一下,說:“你這話說的是諷刺誰呢,我堂堂一個景家二小姐,會沒有錢?是該說你見識短淺呢,還是見識短淺?”

    夏優被噎的說不出話,這才說道:“我們家房子多的都住不完,為什么要住在你這里,而且什么都沒有,人出了事情你能負責么?”

    我看著她,依然微微的笑了一下,只不過語氣卻冷硬了起來:“夏小姐最好在我把你趕出我家之前把嘴閉上,讓我的耳根子清凈一點。”

    沈煜的眸底閃過一絲狡黠,只不過轉瞬即逝。

    夏優被氣憋了半天,臉通紅,她暗暗瞪了我一眼,像是受了極大的委屈的樣子,說:“好,煜,既然人家不歡迎,我們現在就走!小馬,備車!”

    小馬聞言,立馬扭頭看向沈煜,沈煜好整以暇,一副隨她去吧的模樣,但是小馬剛要動,就被安醫生給制止了。

    “夏小姐,現在d哥的情況剛剛好轉,不能隨意移動,免得病情加重,而且,不論這是誰的房子,的確是個養傷的好地方,安靜,而且環境還特別的好,能把傷給養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夏優聞言,臉上有點掛不住,這才假惺惺的去問沈煜感覺怎么樣,沈煜搖了搖頭,整個人沒有精神。看起來并不怎么好。

    她嘆口氣,稍稍瞟了我一眼之后,才對沈煜說道:“那好吧,那就聽安醫生的話,先不要隨便的移動了,把傷養好再說,我留下來照顧你。”

    小馬聽到夏優這么說之后,立馬開口阻止:“嫂子,照顧病人很消耗精力的,你現在有了身孕,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體才是,這里就交給我們吧。您就不用擔心了。”

    夏優冷冷的瞥了小馬一眼,小馬這才意識到自己馬屁拍到了馬腿上,趕忙閉上了嘴。

    然后夏優留下來照顧沈煜,我一時間不知道去哪里了,但是沈煜說這個房子是我的,我這個房主總不能先走吧。

    可是不走。這滿屋子找不到第二個床,小馬弄來個充氣床墊,幾張毛毯,算是打算晚上就在這里將就了。

    霍啟盛去了香港,這幾天我回景家,沒有一個人搭理我,都跟防賊似的冷冰冰的對著我,所以也沒有回去的必要了。

    今晚可以在這湊合,明天呢,所以說沈煜還不如不要說那個謊,導致現在沒有辦法圓。

    安醫生說神經緊繃了這么多天,今天終于輕松了,她心情特別的好,要給我們做點好吃的,小馬聞言,高興的拍手,然后去給安醫生打下手。

    沈煜在不知不覺中睡下,不過也有可能他只是閉上了眼睛。不想參與這一切罷了。

    夏優抬起眼皮,對我勾了一下手指頭,要叫我出去和她談一下,談就談,反正我已經差不多的把她給摸清了。

    只不過有一件事情我沒有想到,那就是那個短發女人,我竟然絲毫不認識,這種感覺就好像,等了一天,終于釣上了魚,但是提起桿子的時候,卻發現魚竿上空空如也,一樣的沮喪。

    我和夏優走到了陽臺邊,她忽然一把攥住了我的手,說:“陳桑!我再警告你最后一次,離沈煜遠一點,否則別怪我做事情做的絕!”

    你已經夠絕了,我在心里笑著回應她,漫不經心的甩開了她的手,冗自揉著自己被捏的疼的手腕。

    我想起了沈煜的那句話,他說,他的身邊都是久千代的人,像根系一樣,無孔不入。

    那么,有沒有一種可能,夏優的作用,就是把沈煜身邊的人一個一個換掉,夏優有兩個干爹,一個是她最開始對我說的,也就是沈煜的大佬,而另一個,則是她不愿意承認的久千代。

    當然,里面不排除她的個人原因,比如,她喜歡沈煜,想要得到他。

    估計是沈煜已經完全成了久千代的傀儡,所以,她才會越發猖狂。

    她見我根本不配合她的威脅,更加的怒了,我直視著她,說:“夏優,你覺得你背后有久千代我就會怕你么?景然不會再幫你,總有一天,久千代也會離開你,當一個人太著急的時候,她就會藏不住,她的狐貍尾巴。”

    我說著彎腰拽了一下夏優身后的裙子,她以為我要對她做什么事情似的,嚇了一大跳。

    我看著她,笑的燦爛:“某種意義上來說,我們的命運,就像彼此的寫照,如果我過得不好,你也別想多舒坦,悠著點吧!”

    我說完,轉身走了,卻不見身后的夏優越攥越緊的手,咬牙切齒的對我說道:“陳桑,你最好記清楚我的警告,否則,就不要怪我不義了!即便不是為了自己,也要為了我的孩子!”

    孩子,又是孩子……

    呵,我急什么,反正等他生下來的那天,一切都瞞不住了……

    吃完飯之后,我和安醫生睡充氣床,夏優則和沈煜睡一張床,沈煜沒有拒絕,只是點了點頭。

    安醫生沒有給沈煜打針,本來想要留下來監控沈煜的情況的,結果躺下之后沒有多久,便有人給她打了一通電話,她便和我說了一聲,沒有去打擾沈煜和夏優,就走掉了。

    我一個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只覺得尷尬,給霍啟盛打了個電話。卻該死的沒有人接,算了,他不知道在香港玩的有多高興呢,我翻了個身,回想起之前發生的種種,總覺的一切越來越近。

    我這一覺,誰的特別安穩,天蒙蒙亮的時候,我有點醒了,感覺到有一個人抱著我,我以為是霍啟盛,便反手摟住了他,臉往他的胸膛里面蹭了蹭。

    但我的意識還是清醒的,轉念一想,怎么可能會是霍啟盛,他人在香港啊!這么一想之后,我忽然一個撲騰,起身了。好像撞到了那人的下巴,以至于他輕輕悶哼了一聲。

    興許是幾天未打理的緣故,他的下巴已經長出了淡淡的青黑色的胡茬,因為我的一撞,而睜開了顏色有些淡的眼珠,看著我。

    他很冷靜。像是早就知道,這里是我的房間,所以是他自己走過來的,他當然知道發生了什么,所以才會這么的冷靜。

    “我……我……”我吞吐了半天,沒能說出一句話。

    他的眼睛朝門口看去,我也條件反射的看過去,發現此時門已經被推開了一個縫,門縫背后藏著一張臉。

    她怒火中燒到極致,直接一把推開了門,用手指著我,罵道:“陳桑,你真不要臉皮!”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