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352.居然是沈老師!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也沒有仔細聽他到底嘴巴里在嘀咕著什么,見四周也沒什么人,就和他一起往主樓走了過去。想想久千代的病情,肯定不是去什么植物人之類的地方,然后我對照著醫院的號牌,上了最有可能的肌肉康復的樓層。先不管久千代在不在這里,得先把夏優確定了再說,免得到時候撲了一個空,那才叫功虧一簣。

    我讓沈煜給夏優打電話,他雖然一臉的不樂意,卻也是打了。電話在接通后,我趴在玻璃門上,偷偷的往走廊上打量,看看哪里有可疑的人影。沈煜問夏優在哪,她說在家。沈煜問她睡了沒有,她說還沒睡呢,在等你回來。這對話很正常,不像有什么事一樣,只不過夏優的聲音有些刻意壓低。更加確定了我的想法這其中肯定有鬼!

    誰騙我,劉姿琳都不可能騙我,她說夏優在這里,就肯定在這里。我想了想,然后把手在耳朵邊搖了搖,對沈煜做了一個聽不見的動作。他輕輕蔑我一眼,卻還是非常默契的照做了,對著電話說:“你聲音大一些,你說什么,我根本聽不清楚。”

    隨著沈煜的話音落下,走廊里忽然走出來了一個暗戳戳的身影,這背影就是化成灰我也記得,不是夏優還會是誰?我的一顆心直接狠狠的揪了起來,不是因為別的,純屬興奮!這個老狐貍終于被我給抓住了!看她以后還怎么在沈煜面前說謊!

    我伸手,把沈煜給拉到了門跟前,指著走廊里的黑影,讓他自己看。他漫不經心的抬眼,像是根本就在配合我似的,看到夏優之后,也沒有過多的反應。好像很不以為然的又看看我,仿佛在對我說,我看了,怎么了?

    可是剛剛夏優明明在電話里騙他說自己在家里,現在他親眼跟我看到夏優在康復中心,這難道不奇怪嗎?難道沈煜他已經知道自己被騙了,卻還不生氣嗎?

    算了,他們的事,我管這么多干什么,我現在好不容易抓住了她的辮子,興奮還來不及。接下來就是要跟她當面對質,看看她到底還能說出什么花來!這一次,不管沈煜反映如何,我就要徹底揭穿了你虛偽的面具!

    如果沈煜在知道夏優和久千代有來往之后,還那么相信她的話。那么我是真的無話可說了,你自己就喜歡和這樣危險的人在一起,誰管的了?我能做的我都做了,也算仁至義盡。我就是想讓他看清夏優,不要到時候被人家害了還不知道。這算是我為他做的,最后一次努力。我打心底里不想有這樣一個可怕的人待在他的身邊,把他往歪路上領。

    我也不想自己顯得那么無情有義,明明知道夏優可怕不是個好東西,卻不曾努力過去讓沈煜知道,那樣萬一以后出現了不好的結果。我也會后悔。

    不過,我之所以想知道夏優和久千代到底有沒有關系,也并不是都因為沈煜,其中,我個人的原因,也應該占了一部分。只有知道了他們的關系,我才能做出更好的對策。

    其實我倒挺希望他們兩個是一伙的,這樣,他們欠的賬,就能一起還!

    沈煜和夏優掛斷了電話。夏優轉身回到了病房。我看準了房間,直接快步走了過去,沈煜沒打算跟過來,因為這樣子,他剛剛的試探,就暴露了。

    我停下腳步,眼神死死的盯著他,要是這個時候他不跟來,我在這瞎操什么心?

    他舔了一下唇角,知道這時候暴露不暴露已經不重要了,這才闊步朝我走過來。

    我走到夏優剛剛呆的那個病房前,直接一把推開了病房的門,當時,夏優正坐在床邊,給病床上的那個人擦手。一聽到我們進來的動靜之后,直接噌的一下子站了起來,像是特別慌張的模樣。

    “誰?”夏優一時間驚慌失措的問道。

    “是誰你眼睛白長的?看不見么,難不成是鬼?”我接話道,語氣格外的陰森。想起那日,她站在船上,帶著勝利者的微笑看著我,還故意攔住沈煜,不叫他回頭看的那一幕,我就氣的牙根發癢。

    她一定以為我已經死了吧……

    卻不料。我會在這樣的一個寧靜的夜里,找上她!

    她做了虧心事,自然心里不安穩。

    “桑桑,是你嗎?你怎么會來這?”她語氣輕輕的說,直至這種時候。她還能夠當做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似得,旁若無人的演戲!

    “你慌什么?怕你跟久千代的關系,被沈煜知道么?!”

    我話音狠狠落下,沈煜從門外走了進來,借著走廊里的光線。她能夠把他看個大概,她的眼睛擴大了好一大圈,看向沈煜的方向,一句:“怎么會……”卡在了喉嚨里,沈煜啪的一聲按亮了燈光。

    當燈光亮起的瞬間。我的嘴角帶著確信的笑,目光轉移到了床墊上,然而,就在床墊上的人臉印入眼里的那一刻,我的笑意,死死的僵住了,一顆心都跟著控制不住的瑟縮,揪緊!

    病床上的人根本不是久千代,而是沈老師!

    我的腦袋里忽的一陣轟鳴,像是有大型飛機從中碾壓而過一般!以至于我的整個腦仁都開始碎裂般的疼痛!

    怎么會這樣!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會是沈老師!

    沈煜的視線也跟著投射過去,在看到床上的人的那一刻,一張面無表情的臉終于有了情緒,他先是驚愕,隨即眼神驟變,含滿刺一樣的陰寒刻骨!

    夏優的眉頭皺了起來:“她說,沈煜,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對你說謊的,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和你去說這件事,背著你擅自做了這個決定我很抱歉。可是,可是你們畢竟父子一場,我想為你做些什么……”

    她小心翼翼的說著,見沈煜沒有發脾氣后,繼續說道:“伯父他被強行關在精神病醫院里面。每天試各種的藥物,就算沒有瘋都會被逼瘋的。他自己從三樓跳了下來,摔到了腰,不能動了,我真的不忍心看到他變成這樣。因為愛你,所以不能夠做到看著你的家人去受苦,對不起,是我自作主張了,對不起。煜……”

    沈煜的手緊緊的捏成了拳頭,捏的他的關節都有些發白,然后他緩緩松開,忽然把夏優拉在了懷里,用手慢慢的摸著夏優的頭發。用安慰的語氣對她說道:“怎么會呢,優優,我感動都還來不及,怎么會去怪你,你這個做兒媳婦的,比我這個兒子都要孝順,是我該反省才對。”

    “是我對不起你。”他用側臉摩挲著夏優的臉:“我不應該被某人的話給迷惑,去懷疑你的。”

    沈煜背對著我,我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那一句某人。我卻是清清楚楚的聽進了耳朵里。

    白熾燈下,夏優趴在沈煜的肩膀上,直勾勾的看著我,露出一個陰測測的笑容……

    也許那么長時間,沈煜和沈老師之間的那股仇恨。已經被淡化了,也對,畢竟是父子,畢竟沈煜身體里面流的是沈老師的血,他是無論如何,也無法舍棄父親這兩個字的。

    我也盯著夏優,心里面的怒火像是被澆了一桶汽油似的噌噌噌燃燒了起來,沒想到今天,我不僅沒有抓到夏優的把柄,還把她善良的光輝又給發揚光大了。

    她這一招太狠了,我是怎么都不會想到,已經住進精神病醫院的沈老師,也會被她利用一番。

    接下來,她該借著沈老師,來激化沈煜和落落之間的仇恨了吧。

    沈老師被燈光照的睜開了眼睛,我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瘋,也不知道沈煜有沒有看見他,但我知道的是,沈老師在迷迷糊糊看到沈煜的那一刻,表情突然像是見了鬼!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