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329.沈煜居然這樣對我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沈煜聞言后雖然錯愕,卻第一時間就是轉頭過來看我,仿佛是懷疑我從中搗鬼一般。我心中忽然一個咯噔,因為我只知道霍啟盛這段時間被關了禁閉,根本沒有聯系過他,壓根就沒想到會是霍啟盛來做這件事。之前還在害怕會是別人來找沈煜的麻煩以至于沒有挽回的余地,看來是我多想了。

    我并不在乎他們的貨究竟被誰搶到了手,因為這跟我完全沒有關系,我最初只是擔心沈煜的安危才會來到這里,既然他們兩個都沒有事,我留在這也就沒有什么必要了。

    盡管此刻我內心波瀾翻滾,可表面上卻強壓著假裝沒有的反應。反而冷靜的對上他的眼神,說:“既然你已經知道了有人出賣你,那我現在就走了。”

    “怎么,我們現在就要去抓那個撈比,你不跟著去看看么?”

    他直接罵霍啟盛撈比,導致我一時間心氣不順。我目光一冷,寒寒的對他說道:“我是不會去的。”

    “一涉及到霍啟盛,你就變樣了?”他又恢復了之前狂傲的模樣。淡淡的譏笑一聲,“這么好的戲你怎么能錯過,說不定你等下還可以在我把他推到海里的關鍵時刻,幫他求求情呢,你說對嗎陳桑?你就不好奇好奇,我們兩個誰會贏?”

    “沈煜,你斗不過他的,我說過,不是霍啟盛想和你爭,是他背后的勢力在和你斗。想把你給吞并,是有人在背后逼迫他在做,你是斗不過他背后的那個人的!”我不知道怎么說才能不讓霍啟盛陷入危險,所以我把能告訴的都告訴了沈煜,只希望他能夠知難而退。

    “是么?”沈煜微微一笑,隨即面色變得陰冷至極:“既然都呆到這會兒了,你不去也得去!”

    沈煜的人把我往游艇上一壓,雖然手上沒怎么用力,但也不容得我拒絕,見我坐下之后,沈煜長腿一跨也坐了進來,水打濕了他的半截褲腿。我們幾個人剛做穩,游艇就疾馳了起來,激起的水花像大把大把的棉花一樣的,那是我第一次坐快艇。那夜的星空暗淡無光。

    我想可能是我想錯了,夏優根本不是背叛了沈煜,她只是在利用景然幫沈煜打探消息,所有的一切應該是夏優已經告訴他了。那么我今天過來,豈不是當了一回馬后炮么,沒有起上半點的作用,反而又讓沈煜看了笑話。想到了剛剛我還逼著沈煜劫持我的畫面,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我們沒有一會兒。就到了貨物周轉的地方,這地方的光線有限,一點也不及之前的那個地方明亮,所以根本看不清多遠。

    可我還是隔著很遠的地方,就看到了霍啟盛。他穿著墨綠色的帆布夾克,頭發成熟的向后梳起,脖子上帶著一根白色的鎖骨鏈,無名指上的戒指在漆黑的夜里熠熠生輝。

    我下意識的低頭,摸了摸自己光禿禿的手指,隨即只剩下苦笑。

    你說,是一個人娶了你,給了你一個家。讓你穩定的生活卻不喜歡你比較好?還是一個人深愛著你,卻給不了你任何物質,甚至連個擁抱都給不了比較好?

    他為什么要戴上那枚戒指呢,看的我心里說不出來的難過。

    霍啟盛應該最開始沒有看出來我是誰,嘴巴里面叼著個牙簽,上肢趴在欄桿上,靜靜的等待沈煜過去,然而,當我的頭發被吹起,露出了整張臉的時候,他嘴巴上的牙簽掉了,如果海浪是靜止的。那一刻我一定能聽到那叮的一聲脆響。

    游艇停了下來,沈煜并沒有急著上岸,因為他的大部隊還沒有趕到。

    霍啟盛的身后沒有站幾個人,但是他身后黑漆漆的。誰都不會知道會不會有人藏在那里,又藏了多少人。

    不知道霍啟盛和剛剛報警的那人是不是一波,或者說,他也玩了一個反間計。

    原本看起來十分悠閑的霍啟盛的好心情似乎瞬間被打散了。他冷眼盯著我和沈煜,一段小日子沒有見,他多多少少有些變化,只是這一次的變化不是外表上的,而是他整個人從身上透出的氣質,似乎沒有以前那么浮了,像泥沙一樣慢慢的沉淀,但唯一不變的是他的火爆脾氣。我一眼就能看穿他現在的心情。

    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霍啟盛被關禁閉的這段日子,不僅沒有傻,反而還變聰明了。

    沈煜的貨被吊板吊在了水下,操控機子的人早就被霍啟盛的人給挾持了,也不知道為的什么霍啟盛才會等沈煜過來。可現在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掌控權完全在霍啟盛的手里,畢竟他這一方定是有備而來,也就不怕沈煜不乖乖就范了。怪不得之前那個警察說水下還沒有差的時候。沈煜的眉梢會抖了兩下,那個細微的表情我看在眼里,原來是因為真的被他給說中了,只能說是不幸中的萬幸吧,如果警察來的是霍啟盛這邊,那沈煜當時就已經危險了。

    “陳桑……”霍啟盛叫了我一聲,語氣有些兇的問道:“你怎么會在這,還和他在一起?”

    “當然是過來幫我。”沈煜故意側臉看向我。笑的一臉溫柔的說:“要不是桑桑個告訴我有人要害我,我也不會動身的那么及時,差點就中招了呢。”

    霍啟盛一聽到沈煜說我幫他,更加怒了。因為我幫沈煜的同義詞就是,我要和霍啟盛作對!

    沈煜也緊緊的盯向霍啟盛,說:“我的貨呢。”

    “你的貨,我不會要,畢竟你在這種時候還要鋌而走險,八成是因為對方是個大客戶,而且還不能得罪,我也不至于那么傻把兩邊都得罪了。”霍啟盛說這話的時候。眼神沒有放在我的身上,他對沈煜繼續說道:“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今晚你的貨我不要,免得耽誤你的生意,但我要你的三條線。”

    三條線……

    沈煜默了,因為霍啟盛開的這個條件,無異于獅子大開口,對于販毒的人最重要的是什么?就是線路。但是霍啟盛開出這個條件,不明擺著是想要分沈煜一杯羹么?!

    但是沈煜不傻,他寧可不要貨物,也不會把線給他,但是這么大的客戶不能得罪,就在我以為沈煜會想出一個可以從中軒轅的想法的時候,他去對霍啟盛說道:“我不僅要貨,還一條線都不會給你!”

    霍啟盛的臉子拉了下來。說:“既然這樣,就讓你的這些貨見鬼去吧!”

    他話音落下,揚起了手臂,就像是一面即將下令的令旗一般,沈煜見狀,忽然一把揪住了我后背的衣服,將我從游艇上拽了起來,用一把刀子抵在了我的脖子上,對霍啟盛說道:“放不放貨隨你,就看我手里的人對你重不重要了。”

    我的后背冰涼的靠在沈煜的胸膛里,更加冰涼的是我的心,我能想到任何人像這樣拿著我的命當籌碼,卻從來沒有想過的沈煜也會,明明是我想讓他這么做,可當他真的那么做了的時候,我的心為什么會這么難受呢。

    就好像,一起玩泥巴,捏城堡,對方卻丟了你一臉的污泥那樣悲傷。

    他的刀子拿的很穩,刀口非常的鋒利,只要我往前一點,就能被割的流血。

    霍啟盛的手掌,扣緊了圍欄,他卻強裝鎮定的說:“沈煜,我不信你能下的去手。”

    “不信?有什么好不信?你是覺得我不挑剔,還是覺得我夠窮,所以喜歡去住二手房?”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