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271.落落的名字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沈煜和夏優都沒有跟出來,我的腦海里無法抹去她那個眼神,就好像是我背叛了她一樣,是搶走了她的孩子爸爸……

    我垂下了頭,駝下了背,我感到自己是真的累了,無論我怎么做,在兩面夾擊下,都成了一個萬古罪人。總之現在的我在沈煜面前,不管說什么做什么都是錯的,再加上夏優,我連表達自己情感的權利都不會再有了。

    沈煜不會幫霍啟盛。落落還沒有下落,我更不能貿然去求助霍二爺,他們那樣的人知道霍啟盛因為我被抓,搞不好就先把我給弄死。如今的我形單影只,一切只能靠自己,無論成功或者失敗,順利或磨難,我都不能讓霍啟盛一人去受苦了。

    做人可以不善良,但不能忘恩負義,他用自己的傷口去為我的傷口報仇,他對我的感情帶著血液般的濃厚與熱烈,我的一生中從來沒有想過還會遇到一個如此真誠的人。

    這樣一個狂放不羈。內心柔軟的大男孩,是他教會了我勇敢。

    就像文叔說的那樣,是時候該給一切做個了解了。

    那么落落明知那個盒子是個定時炸彈,為什么還要交到我手里,會不會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其實故意的。會不會……落落也有自己的打算?

    小馬見我拿走槍后,大驚失色的喊了一句“少奶奶,你這是要干嘛,別亂來啊!”說著就扔下了煙頭直沖沖的向我走來。

    我拿槍指著他,絲毫不留情面的對他說:“你給我閉嘴!”

    小馬額頭上冒著冷汗,站在原地一臉不知所措的看著我。

    見他沒有跟上來,我把槍裝到了身上,然后打了一輛出租車,疾馳而去,一路上我的心臟都在慌慌的跳,當司機對我說去哪的時候,我一陣恍惚,因為我發現我甚至說不出一個地名。

    天涯之大,卻無我容身之處,那種望天天不是你,望地地不是你的悲涼,我真的不想再經歷第二次,如果我記得沒有錯,這話或許在很久之前我就說過了,還真是諷刺啊……

    我當然不能回和劉姿琳住的那個出租屋,久千代的人一定看守在那里,等我落網,用四面楚歌來形容我現在的處境絲毫不過分,所以當下之急我還是得找個落腳處。

    我找了個賓館,把槍放到了桌子抽屜里,用布子擦了好幾下,一下一下的,讓我心里的仇恨被不斷的加深,也越發的明亮了起來。

    久千代,我們新仇舊賬,一起算!

    第二天,天蒙蒙亮了起來,陰森森的像是有陰兵過境一般,偶爾的電閃雷鳴夾雜在烏云密布的天空中,看起來像是要有惡龍出世,一切仿佛是一場大戲的前綴。

    這是一個多事的天。誰都無法預測的到,下一秒,鹿死誰手。

    我去批發市場買了一個小桃木盒子,顏色與我埋在地下的那個相差不多,我不知道里面裝的到底是什么,所以扔了幾顆石頭進去,保證了份量。為了真實一些,還特地找賣古玩的地方買了一個圓柱形的小東西放了進去,然后給自己買了一件牛仔外套,袖口又大又寬,足以藏住一把槍。

    久千代一定在試圖聯絡我,所以,我根本不害怕找不到他,我的思路突然變得清晰無比,事已至此,后悔已經沒用了。

    我在酒店把自己簡單的收拾了一下,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我貪婪的吃著。看著早餐店外人流交織,嘆一聲人生如夢,我們皆是夢中的一粒塵埃。

    我喝下了最后一口稀飯,用力的抹抹嘴,放下了一張十元票。

    你看,在這個社會上你可以孤立無援,但你,不可以身無分文。否則像現在這種情況,餓都餓死了。

    我撥通了劉姿琳的電話,她接通之后,不等我說話,便脾氣不好的說道:“誰啊?哦。不好意思,我不辦貸款!不要發票!”

    “姿琳姐,把電話給久千代的人。”我言簡意賅。

    她微微愣了一下,然后我再次重復了一下,她這才有些猶豫的把電話交給了旁邊的人。

    “莫西莫西。”那是一句熟悉的日語腔調,我聽出來那是井本。果然他們的人一直就軟禁著劉姿琳,看來姿琳姐剛剛在第一時間就猜到是我了,而那句話是裝給其他人聽的。我沒有和井本多加寒暄,直接開門見山的報了地址:“請你轉告久千代先生,讓他務必親自趕來,不要耍什么花招。否則他永遠都要不到他想要的東西。還有,我會在暗處看著,如果霍啟盛不在場,你們放心,我是絕對不會出現的,我想你們知道該怎么做。”

    說完之后,我便掛了電話,拔掉了酒店里的電話線。

    我埋伏在約定的地點,直到實打實的看到了霍啟盛之后,才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在這之前,我為霍啟盛租了一輛逃跑時用的摩托車,就停在江邊。這是一個廢棄的碼頭,三不管地帶,經常有偷渡客從這里偷渡到香港澳門,打架斗毆之類的事情也常有。之所以選擇在這里,是為了表明我的誠意,說明我根本沒有報警。否則我想他們也不會輕易過來吧。

    我趴在江邊,手里抱著那個木頭盒子,霍啟盛坐在一次性的椅子上,臉上鼻青臉腫的,在看到我的那一刻,連高興的力氣都沒有了,誰看到這一幕心里能好受,我恨不得現在就揪住久千代的頭發,將他踩到地上。

    卑鄙都不足以形容他!

    他按兵不動,不急不緩的,我也抱著盒子,把胳膊伸向欄桿外面。沒有說話,久千代一定知道我這是什么意思,如果他不放了霍啟盛,我就把這東西丟掉海里去,讓他永遠都別想再找到。

    他伸手,按住霍啟盛的肩膀。隨即霍啟盛便臉色發白,很吃痛的樣子。

    “你既然把東西帶過來了,以為還能再帶走嗎?”

    “不,我沒有想過要帶走,久千代,我不會和你這樣一直耗下去。我胳膊會酸的,到時候東西落到哪去,你這輩子能不能找的到,就不關我事了。”

    “哦?你不打算救他了?”他故意的說,然后看向霍啟盛,霍啟盛有些昏昏欲睡。久千代直接讓人用一瓶冰水澆了下去,以至于他瞬間就清醒了過來,雙眼布滿紅血絲,看起來一夜未睡,興許他就像這樣,甚至比這樣更嚴重的被久千代折磨了一夜!

    我不能露出破綻。于是我對久千代說道:“這個世上,我只對一個人真心的好,其他人不過是回報罷了,今天回報不成功,那就不再去強求自己,只要良心安了就好。至于你放不放人,是你的的事,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如果有人在圈子里面傳日本人在霍二爺頭上拉屎,我不信他這么大的一個人物,不會去鏟。”

    我滿不在乎的笑了一下:“你非要逼我摻和。我就只能摻和,這個就是我從落落家里拿出來的東西,不過是件辛薇的遺物,之所以不給你,不是因為落落,而是因為莫維也在調查辛薇,我覺得留著有用罷了,但是現在被你耽擱的,我已經沒辦法再去監視她的行蹤,久千代先生太癡情,我就只能成人之美,雖然我也不知道你要的是不是這個。”

    久千代遠遠的看著我。像是想要洞悉我是不是在撒謊,片刻之后,他終于抬起了腳步朝我走過來,然后在離我三步遠的地方停住。

    “把東西扔過來,我確定你沒有騙我之后,自然會放了他。”

    我連動都沒有動,笑笑:“不好意思,以久千代先生的歷史信用,我無法信任你。”

    “很巧,我也不信任你,尤其當對方還是個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那你的意思是……”我抱著盒子,更加往外伸去:“談不攏了。”

    “不。”他抿起嘴巴微微笑。狹長的眼睛里面閃現著精光:“我只是突然想告訴你一個你想知道,卻永遠無從得知的事實。”

    我不知他話鋒一轉,意欲為何,卻忍不住支撐起了耳朵。

    “你知不知道落落的原名是什么。”他問,見我沒有接話,便繼續說道:“他叫蘇千落。”

    ……

    “你有沒有發現。我們名字里的第二個字,都念千?”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