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204.霍啟盛,不要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如果心臟能夠朝地上摔去,此時,它一定被摔得稀爛了,要這樣站在門外,然后,聽著里面所發生的動靜么,為什么,就不能給我留下最后一點點得尊嚴,一定要將它蹂躪到如此悲哀的地步么。

    可是,這就是我的命,這就是我在得到落落保護的同時,必須要失去的東西。

    在落落的眼里。我只是個不上道的妓女而已,畢竟,他就是這么向久千代介紹我的。

    久千代不需要了解我的任何,他只用了解我的身體,只用把我當做符合他口味,又能給他帶來快樂的工具,因為,我只是一個小姐,一個不配有尊嚴,不配被尊重的人。

    我看著門外落落的背影,那感覺就跟有一雙熟人的眼睛在盯著你做惡心的事一樣詭異,但是很顯然,久千代享受這種惡趣味,這讓他感到興奮和刺激。

    他坐在地板上,而我,則雙腿麻木的趴著,并不想抬頭看他,他的手隔著衣服游移上來。如同蛇一般在我的身上爬行,以至于我止不住的顫抖,他輕笑了一聲,像是在笑我的稚嫩和敏感。

    他的掌一直滑到我裸露的脊背上,換成了中指,如同撫摸一件瓷器般。沿著我的脊柱,一節一節,輕輕的掃上來,然后他輕而易舉的解開了我的盤發,黑色的頭發瞬間滑了下來,如同柔亮的水草一樣鋪在了地板上。

    他的手指沿著我敏感的頭皮滑過我的耳際。再沿著我的下頜線,一路滑到我得下巴尖部,輕輕地,把我的下巴抬了起來,我微微下垂的眼睛,與他狹長而算計的眸子再次撞到了一起,里面的幽深,仿佛要將我吞沒。

    與我對視片刻后,他突然有了動作,一把脫掉我冗長的裙子,朝我壓了下來,我被突如其來的重力壓的悶哼一聲,不由偏開了頭,朝落落所站的方向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燈光在搖曳,落落的背影也跟著搖晃了一下。

    我皺緊眉頭,心中是一陣空蕩蕩的抽搐,久千代嗜血一般的嘴唇開啟,對我說道:“解開我的衣服。”

    我聞言,伸手去解,久千代的發型亂了,有幾縷頭發絲落了下來,刺刺的擋在額頭與眼睛前,他閉起眼皮。抬起下巴,伸開了雙臂讓我給他脫衣服,他的喉結突出,脖子上泛著紅色。

    就在我猶豫著沒有上前的時候,他忽然睜開了冰冷的雙目,驚得我渾身寒寒一顫。

    “久、久千代先生,我不會。”

    他舔舔唇,笑的勾人:“沒關系,我教你。”

    他手流連在我的痣上,哼笑一聲,然后按著我得腰讓我坐下,一手去解自己的衣服,一手扶住我的腰,嘴唇綿綿的吻著,他迅速的攻城略地,我難受的撇開了頭,望著門外那個削瘦而堅定的背影,一時間眼淚竟然擠滿了眼眶。

    “疼了?”

    “不,不疼。”我在久千代壓迫似得目光下逐漸變得心冷,麻木,于是我扭過頭,看向他:“你是我第一個男人,久千代先生,所以我有些害怕。”

    久千代貼在我的耳邊。吻了吻我的耳垂。

    如果之前的他是朵帶刺的黑玫瑰,那么現在,他無疑是個溫柔的陷阱,他的溫柔,只不過是床上禮儀而已,并不是他的本性,因為我看到他曾把視線不經意的投向門口處,然后露出一抹陰暗的微笑。

    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的似是想要將這一室旖旎給拼命打破,凌亂的和服鋪散開來,就像是一汪不平不靜的春池,我由最初的畏懼與逃離,逐漸的變成坦然和接受。

    然后久千代的手忽然碰到了,我縮緊了眉毛,整顆心都變的褶皺不堪。

    就在他要進行下一步動作的時候,院落里忽然傳來了動靜,像是有人沖了進來,他腿腳帶泥走在路上啪嗒啪嗒得想。在迎面撞上落落的時候,微微頓了一下腳步,隨即揪住了他的衣領,與他片刻對峙。

    我在看到那硬生生插進來的第二道人影時,忽然抖了一下身子,然后慌忙去拿散落在地上的衣物。用來遮住自己,卻怎么穿也穿不好,窘迫的我想哭鼻子,久千代不慌不忙的坐了起來。

    他的皮膚還殘留著燥熱的紅色,他拉緊了松垮的褲袋,拉過他的外套。隨意的披在肩膀上,大概是想站起看一下外面的情況。

    然而,他還未來得及站起來,落落忽然被門外那人重重的推倒在門框上,隨即一記大踹,滑動式的木門劇烈的晃動起來。朝一旁滑去。

    頃刻間,大片的冷風倒灌進來,吹起了我還未穿好的衣袖,連帶著雨點,飛濺在我的臉上。

    我慌張的抬起了頭,然而,在終于看清那人是誰的那一刻,我的身子在一瞬間變得無比僵硬,像尊石像。

    只見那人渾身濕透,腿腳帶泥,雙臂微微朝身邊擴張,眉毛倒豎。一副兇神惡煞的模樣,眼睛里怒的像是要噴火,宛如剛從地獄中走出來的羅剎鬼,背后是一片血洗的海!

    我愕然到舌頭打結,指甲緊扣,怎么……怎么會是他!

    霍啟盛!

    顯然,他知道我在這,也知道我在干什么,否則,他不會在這種時刻,以這種情緒出現。

    雨水從他的身上淌了下來,在地板上落下一灘水漬,他怒不可遏的繃緊雙拳,喉頭亂抖,雙目赤紅的大罵一句干你老母!

    話音落下,他直接沖了進來,踩得地板都在震,他揪住久千代的衣服。結果久千代的衣服根本沒穿在身上,他輕輕一揪,就滑了下來,他惡狠狠的瞪著眼,在看到久千代通紅而裸露的皮膚是,更加怒火中燒。

    揚起鐵疙瘩一般的拳頭。就朝久千代的臉面上砸去,砰的一聲響,久千代直接順勢后腦砸到了地上,我不信這偌大的庭院沒有一個久千代的人,可當霍啟盛一拳落下后,四周靜的只能聽到雨聲。還有四個人,心境完全不同的呼吸聲。

    久千代的嘴角淌血,他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根本沒有反抗得意思,霍啟盛對著他的太陽穴又補了一拳,讓久千代雍容邪氣得臉瞬間變的狼狽不堪。

    他打完這一拳后,目光猛然射向我,目光相接處間,猶如烈火劈上了焦木,他憤怒的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巴,直接朝我走了過來,一把攥住我的手腕。他的手冷極了,抓在我的肉上的時候,就像是五根冰溜子!

    我的衣服還是凌亂的,沒有一處不引爆他的燃點,他將我拽的踉蹌,鞋都不給我穿。就將我狠狠的拉了出去,我的腳上只穿著一雙白色的襪套,濕濕的浸泡在冷水洼里。

    我匆忙的回頭看,風吹著沾滿雨的頭發好像皮條一樣抽疼在臉上,久千代對著門盤腿端坐著,眼神陰霾的如含砒霜。

    而落落則是曲著背,一臉荒蕪的靠在木框上,斜飛的雨早已將他淋透,頭發根根的塌了下來,擋在額頭前,在絲絲入扣的雨簾里,幽幽暗暗的不清明。

    完了。都完了。

    生硬的石子硌著我的腳掌,頃刻間,我已是渾身濕透,林啟盛的手攥的極緊,我感覺我的血管都快被他攥的不流通。

    我渾身上下,每一個感官都是又冷又疼,就連眼睛,都像是有倒掛的硬睫毛在往里面扎。

    門外沒有車,他一臉陰霾的頂著雨,將我一路拖曳到一個漆黑的窄巷子里,水在屋檐上匯聚成注,稀里嘩啦的如同有人在往下潑水。

    他將我抵在盡頭處,發黑的青色墻壁上,身邊都是骯臟不堪的雜物。

    他也濕透了,衣服軟趴趴的貼在皮膚上,因為冷,他的臉色看起來鐵青至極,就連嘴唇,都是暗紅色,宛若雨夜中,踏血而來的厲鬼。

    他言語刺耳,朝我怒吼道:“陳桑你怎么這么賤,日本人,他媽的你竟然跟日本人上床,你知不知道老子差點被他們給弄死!”

    他一拳頭砸在我身后堅如磐石的墻上,我幾乎都能從他的憤怒的眼睛里看到火苗。

    我咬著唇不回答,他直接一手掀開了我的下擺,看到我穿的內衣款式時,完全被點炸了,他掐著我的嘴,咬牙說:“你是不是都濕的不行了,啊?”

    “你……松開我。”

    然而他在聽完我的拒絕后,非但沒有松開,還猛然…剎那間,眼圈驚恐的放大,一陣陌生而清澈的電流迅速穿體而過,我條件反射的踮起腳尖,用力合攏了雙腿。百度一下“一姐藍色書吧”最新章節第一時間免費閱讀。......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