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200.紋痣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沒辦法回頭,只覺得屁股上涼颼颼的,我扭動著身體,驚恐的問他:“你要干什么?”

    我不敢說得太大聲,因為我知道他現在正在氣頭上,如果我要是再把他給激怒了,一定不會有好果子吃才!那是一種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的委屈,連自尊都拋棄的感覺誰能理解?

    他的手沒有繼續動作,突然就走開了,把我一個人晾在那里,渾身都快要冷透,我由最開始下意識的掙扎,轉變為安靜的不出聲,由于整個人都趴在床上,所以心臟被壓迫的很悶。胸部嚴嚴實實的壓在床板上,根本動彈不得。他把我弄成這幅樣子,肯定是有事。

    我聽到他翻東西的聲音,不知道是在拿什么,聽起來像是工具碰撞的聲音。我的神經瞬間緊緊的繃在了一起,如同一根被拉扯的琴弦一般,以至于緊張到屁股都有些抽筋,他到底是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啊!等到落落再次來到床尾的時候,我下意識的就想要掙扎。可是繩子捆的太緊,無論我怎么動,都沒有絲毫的縫隙。

    我聽著他在我背后窸窸窣窣的聲音,只覺得肝顫,就在我又一次試圖將頭轉到身后的時候。忽然臀部的皮膚狠狠一涼,嚇得我如同一只突然掉入水盆里的貓一樣,渾身得汗毛都炸了起來,盡管我得眼角還帶著因為霍啟盛而留下的濕涼,但在這一刻。我無瑕再去想任何人,被落落的舉動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

    我尖叫了一聲,邊問他要干什么,邊縮著肩膀想要從繩索下逃跑,我現在只感覺屁股上涼颼颼的,就像是醫生在打針之前,給擦了酒精一樣。

    “別亂叫,吵死了。”他話音落下,忽然又是一手掌,打在我另一邊的屁股上,疼的我咬起牙關,又羞又憤!

    他擦了幾下之后,便將手里的東西丟在了垃圾桶里,然后開始帶起一次性橡膠手套,我能清晰的聽出橡膠手套的聲音,就是那種醫生做手術前戴手套時的啪嗒一聲,聽起來格外得滲人,讓我的腦海里控制不住的幻想此時他的手里正拿著一把鋒利的手術刀,在月光下陰森的冒著白光,然后切進我柔軟的皮膚里……

    就在我被這種未知的恐懼折磨的頭腦發昏的時候。忽然屁股上狠狠一疼,像是有什么東西突然扎了進來,疼得我整個人朝前用力一挺。

    “你干什么,你在給我打什么東西!”

    我邊吼邊掙扎,但是落落卻絲毫不理會我,沉著的把扎進去得小針頭拔了出來,然后再次扎進去,我感覺到有小小得血珠冒了出來,然后他便用濕潤的棉花給我擦掉,我的額頭上立即冒出了一層細汗,不由得緊緊攥起了拳頭。

    之后,不管我怎么喊,怎么掙扎他都無動于衷,有條不紊的進行他要干得事情,好在他扎了幾針之后就停了下來,又用濕噠噠的無紡布收了個尾,等到皮膚上得濕潤蒸發之后,他干燥的指忽然觸碰到我疼痛的部位。

    他的手指溫熱,拇指輕輕的掃過我的疼痛,其他的手指剛好輕巧的掌握住邊緣。我在他得撫摸下,忽然渾身緊繃的收起了大股筋,結果用力過度,一不小心給擰巴的抽筋了,疼的我直砸床墊,卻也只能忍著,下意識斷斷續續的叫了一句:“師、師父。”

    伴隨著我話音,他的手指突然停了下來,停了大概有三秒,突然冷淡的把手拿走,連褲子都沒有給我重新拉上,就收拾收拾東西離開了。

    他在客廳里呆了一會兒后,去浴室洗了個澡,等他再次躺在我身邊時,我還瞪大著眼睛。依舊沒有一絲一毫的睡意。

    他翻了個身,側著臉看著我,我也看著他,我們兩個人相視無言。

    直到最后,我困意來襲,沖他囁喏一句:“師父,能不能把我松開,我難受。”

    “松開了,你半夜會逃跑么。”

    我愣了一下,然后乖巧的搖頭:“我不會。”

    他輕輕的吐息,如同一支在夜里悄悄綻放的曇花,他伸出白皙的手,手指尖劃過我的眼皮:“你知不知道,你說這句話的時候,眼神狡猾的像只狐貍。”

    他忽然用鼻息輕笑一聲。音色沙啞得說了一句:“小狐貍。”

    隨著話音的落下,他再次翻了個身子,但這次,卻是以背對著我,根本就沒有打算考慮我的提議。

    他的意思不就是我是小狐貍,但他是只老狐貍么,老狐貍怎么可能會上小狐貍的當!

    我一看此路不通,只好退而求其次得說:“那你幫我把內個穿上好不好,這樣好奇怪。”

    沒想到我特別窘迫的請求他,他卻只回了我兩個字:“睡了。”

    我一聽。差點沒有氣的頭頂冒青煙!

    “給你充分的時間反省。”他說,然后就再也沒有和我說話。

    這一夜,我根本就無法入睡,一是因為這樣的姿勢實在是太難受了,二是因為我控制不住得去猜測霍啟盛的事情。不知道他現在到底怎么樣了,嚴不嚴重,又大概什么時候會醒,總之,別的我一無所知,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卻能肯定,那就是他醒了之后,一定會恨死我。

    我猜落落也是一夜未睡,盡管他保持著背過身得動作,像是一尊不會動得雕像。但他得呼吸卻是紊亂的,至少在我睡著之前,他一定沒有入睡。

    那一天是十一月六號,霍啟盛十八歲的生日,那一天,他成年,我成繭,一人生死未卜,一人明日難料,如同浪潮中翻滾的。兩朵芍藥。

    第二天早上,落落終于肯給我的松綁,他解開我身上的繩子的時候,臉上的表情特別的平靜,等到繩子終于解開得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的四肢早就已經變的麻木了,動都動不了,像是有無數根的電刺在往皮膚里用力的扎。

    落落挑挑眉頭,我順著他的眼神,突然反應過來什么似的。猛地將內褲拉了起來,跟他匆匆說了一句早上好,就立馬朝洗手間奔跑過去,然后來到鏡子前,掀開了衣服。發現昨天被他扎得地方,現在正浮現著一個小米粒般大的紅點。

    不是血,而是顏料,像一顆朱砂痣。

    他不會無緣無故的給我紋這么一個痣的,我猜想,這應該也是久千代審美癖好中的一種,只是這么私密的部位,落落又是如何知道的,難道是小田一郎透露給他的么?

    我沒有多想,因為我知道,我只需要循規蹈矩的做好分內的事,不要去好奇或者想要探究什么。

    落落不僅沒收了我的手機,還沒收了我的錢,我現在就跟一只被剪了翅膀的鳥似的,即使再向往外面得藍天。也無法飛出去。

    這次叫我學習的還是上次得那個兇巴巴的婆婆,她請了一個正宗的日本藝妓小澤來教我舞蹈,我要是跳錯了,她就直接一板尺抽在我得小腿上,我不知道她叫什么,私下里叫她巫婆,教我學習日語的時候,她就會叫上小澤和我進行模擬場景對話,又一次巫婆扮演久千代,各種各樣的刁難我,氣的我差點真把他當做久千代,一杯茶水潑上去。

    但,我必須要意識到一個現實性的問題,即便是久千代就現在真的就坐在我面前,即便霍啟盛的事真的是他干的,我也不能把這茶潑到他得臉上去,所謂人物,說的就是那些老百姓根本惹不起得人。

    比如久千代。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