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我的書架 | 推薦本書 | 章節錯誤舉報 | 手機閱讀

藍色中文網 -> 都市言情 -> 一姐

180.老公,我們走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我渾身都是汗,剛才還不覺得,現在只感覺整個人像是被抽干了渾身的力氣一樣,陰冷至極,尤其是那把刀插過來時的樣子,在我腦海里不知道重復上演了多少遍!

    我的視線轉移到那人的胳膊處,只見他白皙的小臂上,正蜿蜒著一個丑陋的血口,如同蛇的信子一般嚇人!

    我這才顧得上抬頭看他,只見他穿著日式和服,黑色的布料上繡著圓形圖案,袖子寬大。領口呈v字形,下身穿著一條黑色的褲子。

    黑色的劉海微微濡濕,他的雙目如同籠罩著一層黑色的霧靄,從他緊皺的眉頭下,不難看出他此刻的怒意。

    大海朝他走了過來,說道:“落總,要不要”

    落落伸出手,擋住了大海接下來要說的話,目光卻依然鎖在我的臉上,仿佛他一離開,我就會像決堤的水壩一般崩潰。

    他言簡意賅的答:“我沒事。”

    我抬起眼珠盯著他,面上平靜。心中卻暗流涌動,我膽怯的伸出手指,顫顫抖抖的摸了一下他的血跡,即使被沈老師拿刀抵住脖子,我都沒有想現在這樣害怕!

    我觸電一般的縮起手指,慌忙跑進房間拿出剪子,把床單剪下來了好長一溜,然后再度快速跑出來,把血擦了擦,簡易的包扎了一下。

    落落揚起嘴角,笑容雖淡,卻溫柔至極,他幫我拉了拉凌亂了的裙擺,隨即抓住我手,拇指上的薄繭粗糙的磨了兩下,瞬間讓我惶恐的心,安穩下來。

    我媽注意到了落落對我的小動作,盯著看了好久,像是在發愣一樣。

    沈老師像條狗一樣去摸索地上的注射器,卻被落落冰冷的踩到了腳下,他忘了疼似的叫落落還給他,手腕處還帶著一個血洞,流的滿手滿地都是!

    落落聞言,一腳碾碎,沈老師怒視著他,叫囂道:“我要報警,你們持槍,你們這是犯法!”

    落落看了一眼大海,說:“你去處理。”

    大海應了一聲,然后一把拽起癱坐在地上的沈老師,像抓著一只小雞仔似的,把沈老師給拉了出去,捂住了他吱哩哇啦亂叫的嘴。

    房間里面到處都是血腥味,米雪姐愣了一下然后說道:“我、我來收拾。”

    米雪姐去衛生間洗拖把,這么一進去,好長時間都沒有出來,估計是為了給我和落落還有我媽提供說話空間。

    我媽用手指擦了一下嘴角的血,然后點了一根煙,手指頭邊抖邊抽著,看著墻上的那一顆槍子,百感交集。

    就在我嘴巴張張,一句媽還未來得及說出口。她直接朝我走了過來,手掌夾著煙,一巴掌朝我扇了過來。

    我愣住了,臉頰火辣辣的疼,睜大眼睛,眼眶忽然就酸了,我們差一點,差一點就陰陽相隔了,到底有什么深仇大恨,直到現在,她卻連心疼都不心疼我?

    我媽扇完我之后,手腕擺在身體一邊不停的抖動,我一臉荒誕的看著她,她教訓我道:“我告訴你陳桑,別以為自己有點小能耐就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一把刀子往你身上一劃,你身后有誰給你撐腰都沒有用!”

    我低著頭,眼淚在眼眶里打轉。

    落落的手摸著我被打的臉頰,帶著鐵銹味的血液沾在我的皮膚上,刺刺麻麻的,他用鼻尖蹭了一下我的額頭,我條件反射的縮起脖子。

    他看向我媽,不容拒絕的說道:“月姐,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她現在,是我的人,你沒有權利打她。”

    我媽與落落對視良久,點點頭,然后吸了口煙,一屁股坐到了她的專屬沙發里,鼻青臉腫的睨著我。下巴高臺,嘴巴自然的張開,譏諷得笑了一下,說:“好,她是你的人,能耐了,既然這么能耐,以后再也不要叫我媽。”

    “陳桑。”她吐了一口煙氣,聲音涼薄至極:“我再也不是你媽。”

    如果她是沖我大聲的喊出這句話,我還可以當做她只是一時生氣,但是她沒有,語境冷淡的就像是在念一句白話。

    我的嗓子口如同卡著一顆魚刺。心臟被一根線拉扯的肆意抽搐起來,連帶著我的鼻息,也啜泣了起來,我用力的攥著落落的手,眼淚順著睫毛,就像雨滴沿著屋檐。撲嗒撲嗒的落下來。

    “你好好享受你的榮華富貴,我這窮酸地,不是您兒該來的地方。”我媽說完,就起身要趕我走,我不愿意挪動腳步,哭著喊她一聲媽。

    “不明白嗎。我已經跟你斷絕母女關系了,我告訴你,我從來就沒有把你當做我的女兒。”

    “媽……”我哭的上氣不接下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做錯什么了,我改,我改,你別不認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你,你不要不認我……”

    我將十二歲那年,我未來得及說得話,全都說了出來,我只感覺我的渾身。像是被重型坦克給壓過,粉碎的疼。

    “好。”她的煙抽的還剩下最后一節,她猛吸了一口,快燒到濾嘴:“你是要我,還是要他?”

    我不理解,為什么我媽一直介意我跟了落落這件事,當初這還是她撮合而成的啊,難道,她后悔了么……

    “我問你!要我還是他?!”

    落落的手逐漸的不再有溫度,仿佛僵住了一樣,他的眼皮也耷了下來,睫毛又長又黑的。好像一扇簾。

    我竟從中,看到了他隱隱約約的害怕,他強勢的進入到我的生活中,在這種時刻,他怕我拋棄他。

    某種程度上,我們兩個算不算是相依為命呢。

    我看著我媽猙獰的臉,以及恐怖的眼神,逐漸的后退,然后握緊了落落的手,哽咽而堅定的說:“我要,他。”

    落落像是忽然被觸動了某根發條一樣,渾身輕顫了一下,有波紋,淺淺的蕩漾在嘴角邊。

    我媽盯著我半天后,才似笑非笑,冰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她忽然把煙頭狠狠的搗在我的鎖骨上,我疼的縮起肩膀,邊尖叫著邊往后退。落落一把推開了我媽,趕忙掃掉我皮膚上的火星,勃然大怒的沖我媽吼道:“你發什么瘋。”

    我媽笑的如同銀鈴,嘁了一聲,拂了一下手,咯咯的說道:“我看瘋的是你,落落,你還分的清么,你還醒著么,落落。”

    落落的眼神,隨著我媽的話,逐漸漆黑成一道黑色瀑布。

    衛生間的門開了一條縫。米雪姐在猶豫到底要不要走出來,我媽用做的精致的手指甲指著我,笑的捧腹,皺紋都快要出來。

    “這種賠錢貨,只有你把她當個寶,還要培養她,簡直就是笑話,哈哈哈,鄉巴佬,賠錢貨!”

    落落似乎怒了,動了一下身體,我趕忙拉住他的手。拽了拽,小聲而平靜的說:“別了……我們走吧。”

    他回首,看了我媽一眼,不知道是什么用意。

    走到門口的時候,我卻突然松開了落落的手,他低頭,我沒有回應他的眼神,直挺挺的走向我媽,不等她說話,便從玻璃桌上的煙盒里抽出了一根煙,送進嘴巴里,點著了打火機,嘬了幾口,學著我媽的動作,沖她噴了口煙。

    “煙抽多了不好,能戒就戒了吧。”我清淡的說道,把煙拿了下來,彎腰。靠近她,然后把微濕的濾嘴塞進了我媽破了皮的嘴里:“還有,我不是賠錢貨。”

    我媽雙唇微張,勉強的夾住煙,不至于掉下來,我完全不理會她徹底錯愕的表情,將打火機隨意的扔到桌子上,叮的一聲,清脆極了。

    我轉身,再次回到了落落的身邊,自然的與他十指交握在一起,沖他燦然一笑:“老公,我們走。”

    ......看書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藍色中文網”,即可第一時間找到本站哦。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將本章節放入書簽書架管理(需注冊會員)將本書加入收藏復制地址,傳給QQ好友

宁夏11选五前三遗漏